STEM Education |
科大伙拍恒隆地产举办恒隆数学奖

香港科技大学(科大)将与恒隆地产合作举办恒隆数学奖,以发掘及培育香港中学生的数理潜能和创意,推动STEM教育发展,期望他们为社会以至人类未来发展作出贡献。

恒隆数学奖为备受学界推崇的数学研究比赛,于2004年创办,每两年一届,过去八届奖项共吸引约200 所学校逾2,…

Student development & Bonding |
求学在科大?跳出舒适圈的第一步

「求学在科大」系列分享几位来自一带一路国家的学生突破自我的点滴经历,透过「求学在科大」系列分享他们跳出家鄕的舒适圈来到科大升学。突破自我的故事,本文则是系列的第一篇。这些外地生在新的学习环境获得充足的研究、实习及海外交流机会,还体验了精彩的校园和城市生活,为未来发展做好准备。…

STEM Education |
使用化学疗法治疗冠状病毒感染

香港科技大学化学系客座副教授陈浩怀教授

 

自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爆发以来,人心惶惶,大家都非常紧张和警惕。口罩和酒精消毒剂在香港以及中国大陆的城市都很快售罄。

 

它是一种新型病毒和一种新型的肺炎。因此,…

Community & Sustainability |
应对全球危机的甜蜜方案

佘焯成是2011年的数学理学士毕业生,一路走着顺遂且丰富多彩的人生旅程。毕业短短数年,他用两年时间苦心经营的数学补习社,已让他尝得创业成功的滋味。 

身为数学科补习名师,数学让畲焯成名利双收,但沉重的工作压力亦令其健康在2017年响起警号,意外地改写了他的人生。 …

Announcements |
2020年度本科最新入学信息

 

明报《明路》「行业学堂」专访 - 理学院本科生理学课程的最新发展 (2019年12月17日)

 

Student development & Bonding |
越洋万里拓阔视野

科大一直致力吸纳世界各地的学生,以推动校园多元发展及国际化;而为了进一步扩大非本地生组合,大学在2018推出了「海外中学访问团计划」,让中亞及中东的高中辅导老师深切认识科大为当地学生所提供的升学机会。该计划在2019年三月再接再厉,让逾30名来自九个西欧国家的高中辅导老师参与。…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
科大研究团队揭示内波能助调节珊瑚礁的热白化

由香港科技大学(科大)领导的一个国际研究团队,近日证明了海洋内波(海里的波浪)的冷却功能可为珊瑚礁营造一个抗热环境,或有助防止和更准确预测珊瑚白化。

世界各地的珊瑚礁正遭受由气候变化和包括厄尔尼诺等极端气候所引起的泛热带白化现象威胁,但是,白化模式很难预测,在较深的水域尤甚。…

STEM Education |
燃点学习物理热诚

要在香港各级学校推广STEM (科学、科技、工程、数学) 教育,殊非易事。考试至上的文化根深柢固,加上学习方法刻板乏味,导致这方面的教学人才、时间,以及辅助教学工具不足。

物理学系的苏荫强教授热心支持STEM教育,但认为现行的教学模式乏善足陈。他鼓励教育界跳出固有框架,…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
科大以崭新合成生物学方法 破解大肠杆菌素致癌的机制 有助研究预防大肠癌方法

香港科技大学(科大)一个跨学科研究团队发现,人体肠道中大肠杆菌所释出的一种毒素,与大肠癌有关。研究不但为大肠杆菌对人类健康的影响带来新见解,更有助推动预防全球第三常见癌症「大肠癌」 的研究*。

人体肠道中的大肠杆菌虽然可以帮助我们消化食物及调节免疫系统,但它们亦含有毒性,…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
科大研究团队研发全球首个全光学多层神经网络 有助研发新一代人工智能硬件

香港科技大学(科大)的科研人员成功研发全球首个可用作深度机器学习(machine learning)的全光学神经网络,不但能让人工智能在处理较复杂的问题上﹕例如辨识事物之间的关系或风险评估等范畴,进一步追近人类,更可在能耗大幅度降低的情况下,以光速进行运算。

一直以来,…

STEM Education |
让 STEM教育走出桎梏的生物学

数理科技(STEM)是近年香港教育界的流行语,不少学校增拨资源添置科技配件,但在生命科学部的周敬流教授眼中,却有偏离本质之虞。香港以填鸭式教育闻名,学生缺少通过整合不同学科知识解决问题的训练,然而,这种能力却是STEM教育的要素之一。主次失焦,不仅会令科学教育走进死胡同,…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
香港科技大学科研团队用超冷原子解密三维拓扑材料

复杂的拓扑材料,尤其是具有不同内部和表面性质的材料,使得量子计算免于噪声干扰而更加健壮,近年来成为工业和学术界研究焦点。目前的量子计算机仍然脆弱,提高量子信息抗噪性是重要的研究方向。在噪声下保持功能容错量子计算的需求,促使了对于复杂拓扑材料的探索。